万搏买球官网(中国)有限公司-因新冠感染,中国队退出比赛……

3 月 22 日下午,世界羽联在其官方社交媒体上发布官方声明,声明写道,“世界羽联今日证实,多名球员因感染新冠病毒而退出 2022 尤尼克斯瑞士公开赛。来自多个协会的多名球员在抵达前测试和抵达后测试呈阳性,因此被迫退出本次赛事。中国羽毛球协会报告了一些阳性检测结果,以及球员伤病。出于对所有参赛球员健康问题的考虑,中国队决定全体退出 2022 尤尼克斯瑞士公开赛。”随后,该消息得到中国羽毛球协会确认,中国羽毛球队官方微博发文,称“瑞士羽毛球公开赛于今天开赛,在开赛前的例行核酸检测中,中国羽毛球队有部分运动员检测结果呈阳性。出于保护运动员身体健康的考虑,中国羽毛球协会决定,中国羽毛球队集体退出瑞士羽毛球公开赛。”按照原先安排,在征战完德国羽毛球公开赛和全英羽毛球公开赛后,中国羽毛球队随即转战参加于当地时间 3 月 22 日至 27 日进行的瑞士羽毛球公开赛。至于参赛人员方面,国羽也是早就安排好了。中国羽毛球队瑞士羽毛球赛参赛名单男单:陆光祖、赵俊鹏、李诗丰女单:陈雨菲、何冰娇、王祉怡、韩悦、张艺曼男双:欧烜屹/刘雨辰、周昊东/何济霆、张楠/刘成、谭强/任翔宇女双:陈清晨/贾一凡、刘玄炫/夏玉婷、郑雨/张殊贤混双:王懿律/黄东萍、郑思维/张殊贤、欧烜屹/黄雅琼不过,随着国羽从瑞士羽毛球公开赛集体退赛,按照世界羽联的官方说法,“部分球员及组合因此晋级正赛”。根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整个欧洲目前的防疫政策弱化,尤其是英国已经全面放开。全英公开赛的参赛流程、现场运作、现场观众规模都已经与疫情前相差无几。从全英公开赛的电视转播画面可以看到,比赛最后两天的伯明翰体育馆几乎满座,且少有人戴口罩。在这样的大环境中,队伍在参赛和旅途中都面临着巨大的防疫压力。根据英国《卫报》的最新报道显示,过去一周英国新冠病例再度激增,英国国家卫生系统(NHS)统计数据显示:仅在英格兰,目前已有超过 5% 的人都感染了新冠,英国医疗系统面临巨大压力。而另一边,全英羽毛球赛则在疫情较为严重的伯明翰市举行,赛场上,印尼、丹麦等国运动员们与不戴口罩的现场观众们一同合影的场面比比皆是。中国羽毛球协会主席张军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退出瑞士公开赛后,中国队将先在比赛地瑞士巴塞尔原地休整和恢复。之后,部分队员将奔赴韩国参加 4 月的韩国公开赛和韩国大师赛,没有比赛任务的队员则会前往泰国清迈训练营,提前进入 5 月份汤尤杯的备战节奏中。届时,部分目前正在国内集训的教练员和运动员也会启程至泰国和大部队会合,共同备战汤尤杯。张军提到的泰国清迈训练营,正是国羽建立的海外中转站,也是中国羽毛球队在疫情特殊时期应对外赛的新探索。还记得去年 8 月份东京奥运会后,国羽回国后隔离了 21 天,然后便赶赴西安参加陕西全运会,没有太多的调整,国羽又前往芬兰参加苏迪曼杯,随后前往丹麦征战汤尤杯,返回国内后,队员们再次经历 21 天隔离。去年 12 月份,国羽赴西班牙韦尔瓦参加了世锦赛,回国后,大家经历了半年内的第三次隔离。今年,情况有所变化,世界羽联全面恢复各项赛事,每月均有比赛进行。而在经历了东京奥运会、苏迪曼杯、汤尤杯、世锦赛等一系列大赛后,面向 2024 年巴黎奥运会的中国羽毛球队进行了人员调整,队内涌现出大量新人和新组合,他们亟需通过参加公开赛来获取积分,以便能够以更好的积分形势去参加明年的奥运积分赛。中国羽协主席张军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就曾表示:“我希望到今年年底,我们五个单项都能有起码 3 到 4 人或组合能进入世界排名前 30 位。这样一来,我们在 2023 年 5 月 1 日奥运积分赛开始时,就能有更多的队员可以参与奥运席位的竞争。”鉴于目前国内外防疫政策上的差异,国羽队员参加外赛后,如果选择回国,就必须进行长时间的隔离,连续参赛的节奏也会随之中断。为了确保队员们可以连续在海外参赛,国羽在泰国清迈设立了海外集训营。之所以将集训营设在清迈,国羽也有自己的考量。5 月份的汤尤杯在泰国曼谷举行,之后泰国公开赛、印尼公开赛、马来西亚公开赛、新加坡公开赛、东京世锦赛接踵而至,清迈作为国羽的中转之地,在地理位置上优势明显,在气候条件上也与各参赛地相近。当队员们在外参赛时,中国羽毛球队的后勤保障团队还会根据队内需要,将相关物品和补给源源不断地运往清迈,以解国羽队员长时间在海外参赛的后顾之忧。当然,对于国羽来说,在疫情的大环境下,长期在海外进行训练和比赛是有一定风险的,即便大家对于防疫工作相当重视,但国际疫情形势较为复杂,队员们感染新冠也是防不胜防。今年 2 月,中国女篮赴贝尔格莱德参加世预赛,结果出现多人感染新冠的情况,队伍不得不等到全员核酸检测转阴,直到 3 月 12 日才返回国内,随后转入 “14+7” 的隔离。同样的例子还有去年 6 月份赴塔什干参加亚冠联赛的北京国安队,结果在结束赛事准备回国之际,部分人员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国安一行无法如期返回,最终不得不分批回国,最后一批人员直到去年 11 月 22 日才返回北京,而这一天距离他们出征亚冠已整整过去了 158 天。面对主客场制的 12 强赛,考虑到防疫因素,中国男足无奈放弃本土主场,而将自己的主场放在了阿联酋沙迦,尽管失去了主场的加成,但国足至少可以保证顺利完赛。疫情之下,中国体育各运动队、各单项运动员赴海外参赛,是一个绕不开的课题。国内防疫政策的差异客观存在,参加外赛被感染新冠的风险也是客观存在的。如何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国羽在泰国清迈设置中转站的做法可以说是一种尝试,而中国运动员们在海外参赛力争在赛场上取得佳绩的同时,也要在场下全力以赴打好疫情防控战。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frankcatalanotto.com